南•仙•骨

周年纪念——记一次光怪陆离的梦


Lof我就提前一天发了哈~微博是正日子。


梗39:梦穿、快穿三月初三,诸子和春花的世界


今天是2019年1月13号,是我入了我女神:赵·逗比·污帝·学霸·神仙·璞玲的坑的第365天。如此有纪念意义的一天从打开方式就和以往的7585天不一样呐,我在梦里,和那些之前我只能透过屏幕或是纸页的人儿度过了愉快(雾)的八个小时(大雾)。

一开始我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梦里的,毕竟,人在梦里总是少根筋,很容易忽略一些平时看来很狗屎的BUG的——Emm也可能就我一个人这样,但我还没尝试过潜入别人的梦境(弥天大雾)。那时候我有点新奇的看着眼前的大院儿,诶呀好精致啊,果然比起在电视里看,还是亲眼看更能感觉到时代的厚重与生活的温润。嗯?再想近前看的时候才发现动不得了,更不寻常的是,我发现自己能一眼看365度……笨蛋脑子终于觉出点不对了,昂,我居然是一株玫瑰花???在我脑海里刷着花季美少女不是真的变成花啊之类的弹幕的时候院子里开始有下人布置起了院子,院中的大石桌一点点被各色美食丰富起来,作为一个合格的吃货,我流下了欣慰的露水。

这时从屋子里蹦出来一个可爱的小团子,一跳一跳地坐到石桌旁,一边转过头去师糊师糊的叫着。我眼(?)前一亮,作为小阿四迷妹我必须认得啊!活的小阿四啊!小阿四果然和漫画里一样活泼可爱。既然小阿四都出现了,那……

“小阿四不要急,佛爷马上就回来了。”

红二爷!我激动地叶子都在抖。

“小阿四想次好多好多蛋糕!”

“不能吃太多,会牙痛的。”

“唔,小阿四知道啦~”

……

一旁围观的我已经是星星眼了,亲眼见爱豆们,好嗨呦,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高潮~

不过一会儿佛爷和副官果然回来了,副官手上还拿着什么东西,大概是小阿四心心念念的蛋糕,副官直接进了屋子。小阿四看见副官哥哥回来了又从椅子上蹦下来跟着副官进了屋子,没一会儿,两人一前一后出来,副官拿着插好蜡烛的蛋糕放在石桌正中央,一家人的小型生日晚宴开始啦!

四个人坐在小院子里简单的过了这个生日,虽然简单却显得特别温情。蛋糕佛爷和副官几乎没怎么动,最后都进到了红二爷和小阿四的肚子里。小阿四很喜欢佛爷带回来的蛋糕,一个人就吃了一小半,再加上之前吃的饭菜,小肚子都微微鼓了出来。小阿四摸摸自己的小圆肚,朝副官伸手撒娇,“副官哥哥,小阿四困了~”

副官摸摸小阿四的头,“我和你一起出去走走消食吧。”小阿四乖巧的点点头就跟着出去了。

此时院子里就剩两个人了,嗯,我现在大概不算“人”。甜品真的能使人心情变好,红二爷眼见得从心情不错到心花怒放。佛爷嘿嘿笑着蹭到红二爷身边去,“红儿吃的可还开心?”

红二爷风情万种的嗔了佛爷一眼,“开心。怎么了?”

“没怎么,既然红儿吃得那么开心,那,我就要下口最甜美的一块‘蛋糕’了。”

“……?”

卧槽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不应该在车里我应该在车底……

佛爷趁着红二爷还迷糊的一小会儿凑上去香了一口,红二爷这才反应过来,脸红着一把把凑过来的俊脸推开。

红二爷小口呼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指向我,“那花儿摘了明儿个做鲜花饼吧。”

???

就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双略显粗糙的手伸了过来,然后我就感受到了撕裂的疼痛。

对,就这么尼玛坑!电视剧小说都是骗人的!我二十多年的梦都是有痛觉的!虽然不是痛觉100%!

眼前变成全黑之前的最后,是红二爷带笑的美眸。嘶——后背莫名发凉。

……

哪来的什么后背啊摔!

我以为我会彻彻底底的体验一把被撕碎的感觉,却结果除了最开始的疼之外就再没什么感觉了。

可不嘛,作为“电”这种东西哪来的“痛觉”这种东西。

好样的,连生物都不是了,好生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我试着动了动“身体”,流动性很好,动一动就有种麻酥酥的感觉,还挺舒服。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就连自己是“电”这种认知都来得莫名奇妙,但是又坚定不疑。

对新身份倍感新奇的我迫不及待的到处溜着看,小逛了一圈,见到了现代潮服与汉服,见到了高科技建筑与雕梁画栋,甚至还有人鱼和水怪。我用意念摸了摸下巴,装了个无形之中的逼,这设定太熟悉了,这是诸子37区啊!诶不对,我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位置,37区在哪儿啊?

海底疗养院也太大了吧!

不过电流的速度也是很快的,我发现只要走每个区的总供电站,不走“小路”,就能很快排查错误的路径。只是我找着找着就发现人们似乎因为什么引起了一些骚乱,特勤组的人我已经看见好多了。

所以说梦中的我智商就剩零头了。【生活不易,冰花叹气jpg.】

当时满脑子是赶紧去37区,正巧呢,接下来就找到了。结果,一停下来就是满天星一样的火花在我眼前美丽的绽放啊绽放……

这下知道骚乱的源头和特勤组出动的原因了。

呵呵。

说实话,那时候我已经意识到自己是在梦中了,但给别人添麻烦了而且还是给自己爱豆们添麻烦了的恐惧和内疚还是被梦境无限放大,我仿佛整个“人”都在抖,可是怕又没有用,还是自首吧。

就下意识的去找李老师一行人了。

李老师我真的不是故意炸你电脑的QAQ……

炸出火花了我也没再动了,去别的地方还是一个炸,反正苏秦他们一定会来的,毕竟诸子37区是群戏……

对了!这一定是剧情大神的指使,故事一定是发生在37区的!

给自己找好了借口的我就一心一意的等人了,然后我就被围观了。

37区众人都对我弄出的事故做出了各自的猜测,浪漫的小公孙是往着神仙鬼怪的方向猜的,他说,是李老师总对着电脑色眯眯的看成人电影才遭雷劈了。孙武自然是小公孙说什么是什么,但苏秦对此表示了怀疑,后来,有了李老师的掺和,孟轲护士也加入战局,仓鼠老师作为调解员也不幸沾上战火,而凑热闹的阿宽,被孙武举起的拳头误伤,直接down了。

我被吓了一跳,只好往后挪了一步,省的伤了晕倒的阿宽。

田襄子紧皱的眉头忽然打开了,刚要张口,一边的韩非说话了:

“我觉得,公孙可能很接近真相了。”

我愣了一下,刚想感叹不愧是田襄子,不愧是韩非子啊,就又被韩非忽然伸过来的手给吓得又是一蹦。

“看,它会躲。”

37区没有一个是傻的,这样了自然明白了韩非的意思,一个个围着我更加新奇了,皮的都来对着我伸手指……

妈哒,那么想吃烤鸡爪吗!

等众人玩够了我也累的满身是汗了——如果我有身体的话。

最终还是苏秦最疼我,“所以,这要怎么办啊?等特勤处的人来吗?这个,额,电火花有灵智,被特勤处发现的话……”

“用不着。”田襄子朝我扔了个好像是充电插头的东西,线的另一头是一个四方的大块头,然后我就觉得自己被挤压着吸了进去。原来那是块电池。

……

然后我就落地了。

嗯?落地了??

屁股好痛……

“嘶——”忽然有了身体还有点不习惯,揉了揉屁股,又想检查一下身上那里有没有问题,一低头……

我怎么能这么甜?老污的三部漫画都是男人戏,女角除了路人就是反派,唯二的清流二爷表妹和孟轲我都错过机会了,又凭什么心存侥幸觉得在春江花月的世界里能穿个女的?

但是低头瞅瞅这黝黑的皮肤和壮硕的胸肌我还是觉得自己脑仁子嗡嗡地疼血压蹭蹭地往上飙……

没等我自己把自己吓死那边就来了几个兵,说要把我和我旁边睡着的那位兄台带走。

是的,我这次落地在牢房,并且是个俘虏。【累觉不爱jpg.】

花将军的手下手脚麻利的给我和我的小伙伴绑了起来,走的路上我还想,从目前画出的三十几画来看,我现在这个身份的下场怎么都只有一个惨字啊……

正想着自己一会儿悲惨的下场呢就被人拽着狠踹了一脚膝盖窝……

我听见髌骨碎在大理石地~🎵(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我妈妈都没这么打过我……我幽怨的瞟了一眼那个不懂怜香惜玉的男人。

原本坚定的眼神被我吓的抖三抖。

我满意的把头转回去,安静等着这场审判的主角上场。

过了一会儿,上面传来脚步声,听声音是三个男人。我一直盯着地面没有抬头,我怕我做出“有失身份”的事情。很快,一个男人走到我们面前,厉声道,“说。你们都知道什么?蛮族接下来有什么企图?”

“哼——”我的小伙伴嗤之以鼻。

“嘁,我想也问不出什么东西。那我换个问题,为什么做了阶下囚?”

“因为没跑过你们的快马。”

“不对!”他激动地抓住了小伙伴的项链

“因为你们攻我城池,抢我财物,杀我百姓!”我想我知道这男人是谁了

“你们不愿归顺,也不愿种植,不愿行商,什么都从别人手上抢,为祸一方。”是阿大!

“其实若是你们老实待着……”我猛地抬头看向阿大,看着这个被国仇家恨支撑着信念的卫士忽然觉得心里一片冰凉。阿大以为我这一眼是挑衅,气地给了我一拳头,才咬着牙把自己原本要说的话继续下去。我被这一拳打的有点晕,眼前有些模糊。我倒地的姿势是正对着上面的,按理是能看到怀恩和花将军的,但是这身体可能有点近视,远了看不清脸。

阿大已经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了,就又回去和花将军请示将我们处死。我闭了闭眼,知道“自己”活不过三十秒了。

“原来你在这儿啊,可让我好找。”

一只巨大的手伸过来捏住了我的衣领——这时候我已经不是有着大胸肌的蛮族俘虏了,而是一个穿着粉色小熊睡衣的肥宅妹,这是我原来的样子。

挥舞在半空的刑具烟一样的散了,怀恩、花将军、阿大都不见了,甚至连昏暗的天色都变为虚无,老污把我拎到眼前看了看,“你可不能再待在这儿了,再待下去久不妙啦。”

我只是盯着老污头上的花出神,原来花真的是本体……

当我反应过来想要解释我是谁和砸下彩虹屁若干的时候,身体已经像是确定关机的电脑桌面一样,卡住,变灰,拜拜。

……

醒了二十分钟我依然还在揪着睡裤上的绒毛发呆,心里念着肯定是微博抽奖新出的那个肌肉T奖品给害的。


END


后记:

首先是,第一次认真算了自己活了多少天……【捂脸】然后,其实早几个月就想好好准备这个周年庆,但是一直想不出很好的点子,直到前天11号才自暴自弃的决定写文吧,因为最快嘛,但是最后出来感觉还不错。一直纠结三个时代文化背景完全不同的世界怎么能捏在一起啊,怎么都不科学,那后来就,干脆来个更不科学的【机智如我~】

其实很想真的做一个这样的梦哈,就算是梦也好啊……我真的很想见见他们,我好想佛爷二爷小阿四~

真的非常感谢老污创造出这么多可爱又有趣的人儿,您灌注心血让纸片人真的活了过来,让我们真切的相信就是有这样的世界,就是有这么一群人,鲜活的活着。

不知不觉已经和老污还有小污污们一起走过一年啦,这一年有笑有泪,十分充实。感激度过的每一天,期待未来的每一天,730天见啦~


单纯的纪念一下tag的又一次沦陷……2018年的最后一天,两只赋予铜矿新的定义

狠还是你们狠

Skr狼人👍👍👍


忽然就悲伤的不能自已。

就因为当初太美好了吧,所以当美好随着时间流走,那么不舍。

曾经也痛过,但是惨烈的痛过后回忆变成了心口的一道疤,变成死肉,不去扣它不会痛,也没有知觉,没有知觉到几乎就要忘掉……

但此刻是不舍,没有痛苦,只有些许遗憾,但因为没有背叛,没有疑惑,没有猜疑、就只是随波逐流的去了,留下痕迹却又无法挽留,那些快乐才变得催人泪下。

有说其实是助力但现在也可能成了阻碍,但我现在的站位,可能更多了阴影。

其实是谬论吧,真相是真,伤人。真相是假,伤心。

付出的真心能收回来吗?

其实不能吧。

道理不懂吗?

也不见得吧。

还要继续这样下去吗?

陪你走完最后一段路就相忘于江湖吧。我会是忠实的观众,却只会支持你的决定,无论如何,2018年的夏天,愿好。2018的自己,愿好。


挂个黑子。这个人挂我们高仿小姐姐还口出恶言,请大家一起卡掉他

☞指路http://ranzhu563.lofter.com/post/20026fe7_12cf3dd6c

不是不难受,但是这两天下来已经蒙到不知道该说啥还能说啥,所以索性不去想,反正脱粉是不可能的,近期就等各方反应了。姐妹们也别丧了,沙雕一下调节心情吧。

全是我的脑洞!!!禁止上升真人!!!禁止二传二改出lof!!!各方搅混水的请自觉离开

大学护理学老师居×大二男护理学学生北
架空au年龄操作
同居(宿舍也有外面小家也有)and互攻互攻互攻重要事情说三遍(雷的可以避开3.)

1.期末基护操作考试之前,朱老师特意给白某人开了小灶。
朱一龙老师带着手套卷着尿管做示范的时候一脸无语地看着被某个熊学生贴了睫毛画了眉毛口红甚至眉中间点个红点裤衩遮住脸【划掉】的假人脸,“你怎么这么皮,还给假人化妆……”
“为了逼真啊~”
“……”
白宇看了看即将要被下导尿管的那块胶皮,“呃……不真。”
还是考的操作太少。
白宇:扶朕起来朕还能皮!

2.练习臀大肌肌内注射的时候两个人卡住了,卡在了定位上。
不作死就不会死就是白宇非要真人练习,强烈拒绝假人。
白宇一脸荡漾的在朱老师身上划线,“定位的第一种方法,十字画线法。从臀裂顶点向左或右划一水平线,然后从髂脊最高点上作一垂直平分线,外上方四分之一处既为注射部位,当然,还要避开内角。”
“……”
“第二种连线法,取髂前上棘和尾骨联线的外……”朱老师猛的回头抓住那只已经越过了尾骨还要再不规矩的手,“我知道了,练习下一个(注射法)。”
白宇同学无辜的扯了扯戴的有点发闷的口罩,“是吗?可我觉得我还找不太准哎……”
“找不准是吧?回家我们在你身上慢慢找,仔细找,保准你记、忆、深、刻。”
唔,感觉屁股要遭殃了……

3.白宇同学的屁股果然因为他的皮遭报应了,不过如果白宇会轻易认输那他就不叫白宇了,这不这会又在辽【拨他的朱老师了。小朱老师被自家小孩一个眼神迷的找不着北,就任由小朋友胡闹了。这白宇同学吭哧吭哧卖力取悦他男朋友兼人生导师的时候还不忘继续嘴炮:“我忽然想到那句话,说‘只有累坏的牛,没有犁坏的地’那你说现在咱俩是不是你是地我是牛呢?”
“……呼——”朱老师往下压了压直冲脑门的兴奋,难得也说了句不正经的话,“应该我是牛吧。”
“?”
“老牛吃嫩草。”
“……”
“……”
“我去龙哥你变坏了!”
变坏也是被你带坏的。

——————————————————

群宣
镇魂双旦反黑联盟:
你是不是还在为两个哥哥的黑rs秃头;你是不是还在为毒维脑残惹站伤心?
来吧,今天开始镇魂双旦CPgirl也会有靠山。
加入我们反黑联盟。
我们不只帮哥哥们撑腰,我们更要为镇魂女孩们撑腰。
来吧,加入团体,你我都有姓名。
我们是镇魂女孩,我们不被随意提纯,我们热爱双旦,我们也疼爱自己。

白宇今天屁股有点疼
不是被朱一龙做的,是尾骨带些麻痒的疼,白宇在他哥哥的逼问下还是说出了这个事情,朱一龙就很严肃的说一定要亲眼看看有没有问题然后......
然后尾骨都摸上了,当然是真的让他因为做”而疼喽。








群宣
镇魂双旦反黑联盟:
你是不是还在为两个哥哥的黑rs秃头;你是不是还在为毒维脑残惹站伤心?
来吧,今天开始镇魂双旦CPgirl也会有靠山。
加入我们反黑联盟。
我们不只帮哥哥们撑腰,我们更要为镇魂女孩们撑腰。
来吧,加入团体,你我都有姓名。
我们是镇魂女孩,我们不被随意提纯,我们热爱双旦,我们也疼爱自己。

来找我们玩啊
欢迎爱哥哥们的双担,理智纯粉,rps,rpb,为哥哥们献出一份力吧❤

白宇WHITE:

群宣

镇魂双旦反黑联盟:

你是不是还在为两个哥哥的黑rs秃头;
你是不是还在为毒维脑残惹站伤心?
来吧,今天开始镇魂双旦CP girl也会有靠山。
加入我们反黑联盟。
我们不只帮哥哥们撑腰,我们更要为镇魂女孩们撑腰。
来吧,加入团体,你我都有姓名。
我们是镇魂女孩,我们不被随意提纯,我们热爱双旦,我们也疼爱自己。

如果哥哥们真的在lof有楼的话……

一个脑洞!!!脑洞都是我的,不上升真人!!!不外转!!!!










今天白宇嘎嘎又帅出了新高度【口水】

看照片的时候我注意到了白宇嘎嘎的项链

有姐妹说可能是戒指不过我看似乎不是(?)

但是这不妨碍我又有新脑洞

脚链了解一下吗哥哥们?😄

脚链的意义我不解释了都知道吧?

大冬天的很好藏,可以同款来一波?


最后费一句其实没有她

只有你


你是不是还在为两个哥哥的黑rs秃头

你是不是还在为毒维脑残惹站伤心?

来吧,今天开始镇魂双旦CP girl也会有靠山。

加入我们反黑联盟。

我们不只帮哥哥们撑腰,我们更要为镇魂女孩们撑腰。

来吧,加入团体,你我都有姓名。

我们是镇魂女孩,我们不被随意提纯,我们热爱双旦,我们也疼爱自己。

11月6号我记住了。

心情起起落落就没停过

明天早起还有课但是凌晨一点半一点睡意都没有

临睡前想着这么多次的hrs之后会不会有好事?

唉,反正希望后面的路能好走一些吧

毕竟两位哥哥都那么好

我真的实名唾弃我自己,伊利那么甜我都没哭没太失态,但是今晚白宇哥哥发微博了差点弄哭我

我还是太tm的blx了

还得白宇哥哥来哄!